您现在的位置:南方法制网 > 房产 > 东方潮涌绘新篇(辉煌历程)

东方潮涌绘新篇(辉煌历程)

2021-03-17 06:05

内容提要:这处改革开放春风孕育下的新地标,见证着我国扩大开放的一个新起点。1984年5月4日,中共中央、国务院批转《沿海部分城市座谈会纪要》,决定进一步开放天津、上海、大连、秦皇岛、烟台、青岛、连云港、南通、宁波、温州、福州、广州、湛江和北海14个沿海港口城市,并提出逐步兴办经济技术开发区(以下简称“经开区”)。

奠基石嵌在路中间,四周高楼环绕,车流不息。

这里是辽宁大连市金普新区金马路中段。37年前的10月15日,我国第一个国家级经济技术开发区——大连经济技术开发区在此奠基。滩涂地上,海风鼓荡,当地的人们扭着秧歌,欢庆着一段巨变历程的启幕。

这处改革开放春风孕育下的新地标,见证着我国扩大开放的一个新起点。1984年5月4日,中共中央、国务院批转《沿海部分城市座谈会纪要》,决定进一步开放天津、上海、大连、秦皇岛、烟台、青岛、连云港、南通、宁波、温州、福州、广州、湛江和北海14个沿海港口城市,并提出逐步兴办经济技术开发区(以下简称“经开区”)。

开放新格局

1984年2月,邓小平同志视察广东、福建两省经济特区回京,在一次谈话中明确指出:“我们建立经济特区,实行开放政策,有个指导思想要明确,就是不是收,而是放。”他同时提出:“除现在的特区之外,可以考虑再开放几个港口城市,如大连、青岛。这些地方不叫特区,但可以实行特区的某些政策。”

我国的对外开放由此迈开大步。当年4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召开沿海部分城市座谈会;5月,决定进一步开放北到大连、南至北海的14个沿海港口城市。

这些沿海港口城市如何发挥自身优势,更好地引进外资和先进技术?

“创造条件逐步兴办经济开发区,即在老市区之外另划一个有明确地理界限的区域,进行基础设施建设,以便集中地举办中外合资经营、合作经营、外商独资经营企业等,并采取经济特区的若干政策,给以优惠等。”1984年召开的沿海部分城市座谈会给出了明确建议。

天津经开区管委会原主任叶迪生,曾是天津的半导体专家,1984年参建经开区。初来乍到,一看便傻了眼:“本想着总有点厂房吧,可放眼望去是盐滩,挖开盐滩是淤泥。”一片盐滩荒地,凭啥建开发区?

拓荒者们的回忆大同小异——沿海港口城市的经开区,基本都是在一张白纸上起步。

土地、税收等政策给足优惠,“放水养鱼”吸引外资……被称为“小特区”的经开区,从建设伊始,就显现出与众不同的活力。

大连经开区引入日本财团成片开发,面向日本企业招商;福清融侨经开区主打“侨”牌,以侨引侨。天津经开区探索远洋招商战略,紧盯跨国企业,“一只机”(摩托罗拉传呼机)和“一碗面”(康师傅方便面)闻名全国……

统计数据显示,自1985年至1990年,我国13个经济技术开发区共吸引外资项目1100个,合同金额20.8亿美元,实际利用外资10.6亿美元。1986年,邓小平同志为天津经开区题词:“开发区大有希望”。

以经开区为窗口,14个沿海港口城市开放活力迸发。1985年2月,中共中央、国务院批转《长江、珠江三角洲和闽南厦漳泉三角地区座谈会纪要》,决定在长江三角洲、珠江三角洲和厦漳泉三角地区开辟沿海经济开放区。一个包括两个直辖市、25个省辖市、67个县、约1.5亿人口的对外开放前沿地带由此构筑。

改革新风来

上世纪90年代初,福州市分管外经贸的一位副市长,把一张1米多长、盖了130多个公章的宣纸带到了市委常委会上。

“那时外商投资设厂,走完从合同章程审批,到工商、税务、海关、商检登记,再到建设程序审批等一系列流程,需要数月甚至一年以上。”福州市政府办的同志回忆。

福清融侨经开区管委会经济贸易发展处处长陈树为,就曾经历过这样的“公章旅行”。1990年刚到融侨工作时,他曾带着一家电子企业跑用地审批,“足足跑了半年多时间”。

后来,为解决企业办事四处跑的问题,福州设立了外商投资管理服务中心,被称为外经“一栋楼”。“一栋楼”内集结了全市20多个政府部门和社会服务单位,一个窗口对外、一支笔审批、一条龙服务。如今,这栋楼成了福州市行政服务中心,“一窗受理”早已不再新鲜,市级“最多跑一趟”事项占比达97.86%,“一趟不用跑”事项占比达71.69%。

以开放倒逼改革——沿海港口城市领开放风气之先,经济体制改革同样先行一步。

翻开当年的老报纸,以软环境建设为抓手的改革新举措,似清风扑面,从沿海吹向内地。

与外资、技术和管理经验一同到来的,还有思想观念上的冲击波。

1984年7月,青岛电冰箱总厂与德国(西德)利勃海尔公司签订技术合作合同。第二年起,工厂技术人员开始轮番出国受训。

“学的是技术,影响的是观念。”海尔集团总裁周云杰说,“‘产品强起来’的意识,开始在员工头脑中扎根。”

也正是那一年,青岛电冰箱总厂砸掉76台有缺陷国产冰箱的新闻,一时传遍全国。青岛电冰箱总厂便是此后大名鼎鼎的海尔集团。“没有改革开放带来的观念冲击,就没有海尔的今天。”周云杰说。

市场意识、经营理念、质量观念……对外开放带来的冲击波,影响深远。“这一阶段的对外开放,引进了大量国外资金、技术和先进管理经验,使国内商品市场丰富和繁荣起来,使市场因素在整个经济中的比重大幅上升,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确立作出了重大贡献。”原国家体改委副主任高尚全说。

发展新活力

改革开放的前沿,必是经济发展的热土。

“横移速度小于每秒5厘米,请注意靠泊角度。”在大型油船“猞猁”轮驾驶舱内,潘国华一边指导着引航员操作,一边随时留意船况。他是宁波舟山港的高级引航员,从业超过35年。

30多年来,潘国华的工作越来越忙:1985年,当时的宁波港还是默默无闻的小港;1991年至1993年,年货物吞吐量迈上5000万吨台阶;2000年,成为当时国内为数不多的“亿吨港”;2018年,宁波舟山港年集装箱吞吐量跻身世界港口前三强。“1985年,来港口靠泊的10万吨级货轮就算是大船了。2017年,我们引领当时世界最大的在航货船‘泰欧’轮油船成功靠泊。” 潘国华说。

因开放而生,因开放而兴——港口是沿海城市发展轨迹的见证者。

从参与青岛港第一个集装箱泊位建设,到参与第一台采用全可控硅直流调速集装箱桥吊的安装、调试工作,再到主持完成大型轮胎式起重机移动供电技术创新——1983年进入青岛港工作的张连钢,经历了青岛港从支线小港到世界第六大港的飞速跨越。如今的青岛港拥有167条航线,可通达全球18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700多个港口。“世界上有多大的船舶,青岛港就有多大的码头!”张连钢说。

弹指一挥间,沧桑巨变。

当年,祖籍奉化大堰的叶泰海返乡投资。如今,这位宁波市侨商会名誉会长,正在感受家乡的另一种魅力:“以前是助力家乡建设,现在是搭家乡的快车不断向前。我们坚信,正在续写的‘春天的故事’将更加精彩!”

  原标题:东方潮涌绘新篇(辉煌历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