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南方法制网 > 社会 > 塑料公仔海关变仿冒芭比娃娃 报关员“学雷锋”造假替企业受罚

塑料公仔海关变仿冒芭比娃娃 报关员“学雷锋”造假替企业受罚

2021-05-19 04:05

一玩具企业向蛇口海关申报出口一批无牌塑料玩偶公仔,在海关却变成了仿冒的芭比娃娃,因涉嫌商标侵权被海关没收并罚款。按规定,处罚决定书都是要通过邮政快递邮寄给企业法人签收,罚款应该由企业缴纳。离奇的是,报关中介公司的报关员不但模仿企业法人签名接受海关处罚,而且还私人掏腰包帮企业缴纳了罚款,是“学雷锋”还是别有他因?

一、行为反常的报关员

广东新立信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立信公司”)是一家玩具生产企业,生产的塑料玩具长期出口海外,在海关享有A级信誉已有10年历史。2019年5月,新立信公司收到法院传票,美泰有限公司起诉其仿冒商标侵权,索赔500万元,并附有海关处罚决定书作为证据。

(以上行政处罚截图)

“自己生产的塑料玩偶公仔是自己研发的,已经生产出口多年。怎么会侵权?”“海关扣押了货物做出了处罚决定,为何自己不知道?”“处罚了1万多元的罚款又是谁缴纳的?”新立信公司老板罗某某带着一连串的疑问到蛇口海关查询,果然在深圳蛇口海关查到了《深关知罚字【2019】第7001号处罚决定书》(以下简称“《处罚决定书》”)。《处罚决定书》记载,2018年12月10日,“当事人(新立信公司)委托汕头市时晋电脑报关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时晋报关公司”)以一般货物贸易的方式向蛇口海关申报出口塑料玩偶公仔一批到沙特阿拉伯,报关单号601320180138509449。2018年12月6日,经海关检查,发现实际出口货物为标有“Barbie”塑料玩偶公仔6600个……”涉嫌侵犯美泰有限公司在海关备案的知识产权。

罗某某非常纳闷,自己委托时晋报关公司报关发往沙特阿拉伯的是6600个无牌塑料玩偶公仔,而查扣的实物却是仿冒的芭比娃娃。

(图为新立信生产出口的塑料玩偶样品)

(图为海关查获的带“Barbie”的塑料玩偶,实为芭比娃娃)

更为离奇的是,不但有人在自己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模仿自己笔迹签署《处罚决定书》《放弃陈述、申辩、听证声明》,还帮自己交了10310元的罚款。还有一份有新立信公司给海关出具的一份《情况报告》,主要内容为是工作人员失误,装错了货物,并表示完全接受海关的处罚。罗某某发现,这份《情况报告》也是伪造的,在此之前,自己连处罚决定书都不知道,更没出具《情况报告》,公章是套用的复印件。这是谁做的呢,罗某某通过进一步了解发现,这人就是帮自己申报出口的报关员陈某琴。罗某某及新立信公司的任何人都与陈某琴没有见过面。新立信公司虽然与时晋报告公司签订有代为报关的协议,陈某琴并不是时晋报关公司的员工,时晋报告公司只是临时委托其代为报关。

按规定,即使出口企业与报关公司签订有代为报关协议,报关员还得得到货物出口企业法人签字加盖企业公章的授权书,才有资格代表企业报关。而陈某琴不按规定让新立信公司出具正式的授权委托书,而是私自复印带有新立信公章空白纸仿冒新立信公司盖章,并仿冒公司法人罗某某签名,制作了假的《授权委托书》。

新立信公司立即起诉时晋报关公司和陈某琴,陈某琴已离职。经过法院调解,新立信公司与时晋报关公司双方达成协议,时晋报关公司给新立信公司出具一份《致歉书》,说明相关情况,新立信公司撤诉。

时晋报关公司在《致歉书》载明:“兹有我司与蛇口海关处理号码列601320180138509449报关单的相关事宜,因时间紧迫,我公司员工冒充贵司法定代表人罗某某的签名,向蛇口海关出具了2019年1月29日的《授权委托书》,并冒充贵公司代理人签署了《行政处罚告知单》《放弃陈述、申辩、听证声明》《行政处罚决定书》,给贵司造成不良影响,我司已该员工做辞退处理……”

(司法鉴定确认《授权委托书》法人罗某某签名是假的)

(时晋报告公司致歉确认《授权委托书》《行政处罚告知单》《放弃陈述、申辩、听证声明》《行政处罚决定书》法人签名为仿冒的)

报关员陈某琴为了省事复印公章并冒充法定代表签字做一个假的《授权委托书》,这个好理解,但她冒充新立信公司法定代表人罗某某签署《行政处罚告知单》《放弃陈述、申辩、听证声明》《行政处罚决定书》,并冒充新立信公司向海关出具虚假的《情况报关》,并私人掏腰包帮新立信公司缴纳1万多元的罚款,并把这一切隐瞒起来不告诉新立信公司,这极不符合常理,除了“学雷锋”做无名“英雄”外,无从解释。报关员明知授权委托书是假的,即使是真的,也仅仅是授权报关,没有授权接受处罚,更不说代替企业缴纳罚款了。更让人难以理解的是报一笔单劳务费不过几百元,为何她自己掏1万多元代替企业缴纳罚款,而不告诉企业让企业缴纳罚款。

这只有一个可能,报关员私下与有关方面合谋,掉包了新立信发的货物,把新立信无牌塑料玩偶公仔换成了侵权的仿冒芭比娃娃(《处罚决定书》称的带“Barbie”标识的塑料玩偶),让海关查处,美泰有限公司以《处罚决定书》为依据起诉新立信公司索取巨额赔偿,达到“碰瓷”新立信公司目的。

二、多处“硬伤”的行政处罚

法律界人士认为,《行政处罚决定书》存在着多处硬伤:

1.涉嫌掩盖犯罪

依据《刑法》213条,《最高法、最高检关于办理侵犯知识产权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解释》第1条,《关于公安机关管辖的刑事案件立案追诉标准的规定(二)》第69条:非法经营数额在5万元以上的应予立案。《海关法》第九十一条规定:“违反本法规定进出口侵犯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行政法规保护的知识产权的货物的,由海关依法没收侵权货物,并处以罚款;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处罚决定书》载明,查处的侵权货物“案值人民币68754元”,达到了5万元以上。按照以上法条规定,蛇口海关应当把案件移交公安刑侦部门进行刑事立案查处,而不应该以行政处罚代替刑事处罚,涉嫌掩盖犯罪。

2.未依法进行调查核实

《行政处罚法》第33条、36条规定,对个人处50元以下罚款,对法人或其他组织行政处罚1000以下或警告的可以当面处罚外,“行政机关发现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有依法应当给予行政处罚的行为的,必须全面、客观、公正地调查,收集有关证据;必要时,依照法律、法规的规定,可以进行检查。”《海关行政处罚实施条例》第34条规定,“海关立案后,应当全面、客观、公正、及时地进行调查、收集证据。”《行政处罚法》第30条规定:“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违反行政管理秩序的行为,依法应当给予行政处罚的,行政机关必须查明事实;违法事实不清的,不得给予行政处罚。”而蛇口海关对新立信公司的处罚,没走以上法规规定的“查明事实”的程序,因为新立信公司根本不知情自己受到了处罚,直到美泰公司起诉时才知道此事。

3.未依法把处罚文书送给本人。

按常规,行政处罚决定书都是用邮政快递邮寄给被处罚的对象。而蛇口海关对新立信公司的《行政处罚告知单》《放弃陈述、申辩、听证声明》《行政处罚决定书》都是让报关中介公司的人员陈某琴冒充新立信公司法人罗某某签收。这不符合常规,也不符合法律规定。即使《授权委托书》是真的,其授权范围也仅仅是报关业务,接受行政处罚已经完全超出其授权范围。蛇口海关有新立信公司电话,为何不给新立新公司打电话让法人到海关来取,或者通过邮政快递邮寄给新立信公司的法人。即使海关没有新立信的联系方式,用百度输入新立信公司名称一搜,也能找到其联络方式和地址。

4.未尽查验签章真伪义务

笔迹鉴定和时晋报关公司的《致歉信》证明,陈某琴向海关出具的《授权委托书》《行政处罚告知单》《放弃陈述、申辩、听证声明》《行政处罚决定书》都是冒充新立信公司法定代表人罗某某签名。新立信公司长期出口,法定代表人签名和公章都在海关有存档,科技高度发达的今天,难道海关连冒充签名和复制的假公章都不能识别吗?据了解,银行、市场监管等部门许多年之前就能识别假冒签名和假公章。复制公章任何人都能识别,印泥加盖的公章用湿手指在公章上摩擦手指会别染上红色,而复印的公章则不会褪色。

5.商标侵权行为认定涉嫌滥用职权

虽然《海关法》第91条规定“违反本法规定进出口侵犯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行政法规保护的知识产权的货物的,由海关依法没收侵权货物,并处以罚款;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从此规定可以看出,海关有“依法没收侵权货物,并处以罚款”的权力,但没有规定有权认定商标侵权的职能。依据《商标法》第57、60条,《最高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法释〔2002〕32号第21条判断标准的规定,及国家知识产权局《商标侵权判断标准》规定:确认商标侵权,由商标执法部门、知识产权部门、人民法院确认。从以上规定可以看出海关可以没收扣押涉嫌商标侵权货物处以罚款,至于是否构成侵权应移交商标执法部门、知识产权部门、人民法院确认,无权直接确认商标侵权的侵权行为。同理,《海关法》第91条还规定“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追究刑事责任只能公安查处,检察院起诉,人民法院判刑追究刑事责任,不能凭此规定就认定海关可以直接判刑追究刑事责任。而蛇口海关在《处罚决定书》中确认“当事人出口的上述货物的行为已经构成出口侵犯商标权的行为。”这是明显越俎代庖的滥用职权,正确的做法是把上句的“已经构成出口侵犯商标权的行为”改为“涉嫌构成出口侵犯商标权的行为”。

6.处罚货物名称与实物不一致

美泰有限公司起诉书附的证据图片是仿冒的带有“Barbie”芭比娃娃,海关扣押的实物也是带有“Barbie”的芭比娃娃。而《处罚决定书》载明“当事人(新立信公司)委托时晋报关公司以一般贸易的方式向蛇口海关申报出口塑料玩偶公仔……实际出口货物是标有Barbie塑料玩偶公仔……”芭比娃娃与塑料玩偶公仔是两类不同的玩具,芭比娃娃是小公主女孩,而塑料玩偶公仔是铠甲勇士之类的玩具,是男孩子玩耍的。《海关处罚决定书》把芭比娃娃写成塑料玩偶公仔,是笔误还是另有其他原因?

三、难以理解审判两大疑问

新立信公司不服《处罚决定书》处罚决定,向深圳海关申请行政复议,深圳海关维持了蛇口海关的处罚决定。新立信公司又向法院提起了行政诉讼,请求法院撤销蛇口海关的处罚决定。

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2020)粤03行初90号行政判决书(以下简称《判决书》),第5页12行认定:“蛇口海关和深圳海关提交的证据收集程序合法、符合证据关联性、真实性及合法性要求,依法可作为本案的定案依据”。判决,驳回了新立信公司的诉讼请求。

(图为法院判决书截图)

法律界有关人士认为此判决中存在着两大疑问。

1.拒绝对公章真伪进行司法鉴定申请没有理由

笔迹鉴定结果确认《授权委托书》法定代表人罗某某签名是仿冒的。时晋报关公司的《致歉信》承认,《授权委托书》《行政处罚告知单》《放弃陈述、申辩、听证声明》《行政处罚决定书》是报关员伪造的新立信公司法定代表人罗某某签名。《法院判决书》认为,授权是新立信公司的公司行为,不是法定代表人罗某某个人委托,“即使罗某某签字非本人签字,原告(新立信公司)并未否定上诉材料加盖的公章的真实……罗某某签名作假不影响委托关系的法律效力(《法院判决书》第8页)”。

而实际上新立信公司法定代表人罗某某在庭审的过程中,多次向法官声明《授权委托书》《行政处罚告知单》《放弃陈述、申辩、听证声明》《行政处罚决定书》,不但签名是假冒的,公章也是复印件假冒,不是公司加盖的公章。多次口头、两次书面申请司法鉴定,但遭到了法官的拒绝(见下图)。对复印公章鉴定必须要原件,但法院拒绝向新立信公司提供以上文件的原件进行司法鉴定。

法院判决是为了查明事实真相打击弄虚作假,拒绝对公章真伪进行司法鉴定请求不符合情理,也不合法。

2.拒绝传唤案件关键人物报关员出庭不符合情理

此案真相的关键人物是时晋报关公司报关员陈某琴,她的行为存在着诸多让人难以理解的反常现象,也是法院判定海关对新立信公司处罚是否被冤枉最为关键的人物,理应传时晋报告公司和陈某琴出庭,查明事实真相。新立信公司多次口头、三次书面申请法院传时晋报关公司和陈某琴出庭,但法院拒绝了,反而传与行政诉讼没有关系的美泰公司出庭,让人难以理解。

对于法官拒绝对《授权委托书》等材料进行司法鉴定和拒绝增加案件关键第三方时晋报关公司出庭,新立信公司还向纪检察部门进行了投诉。

(新立信公司投诉法官两次拒绝对公章真伪进行司法鉴定、三次拒绝增加案件关键方时晋报关公司出庭)

打击弄虚作假,查清事实真相,找到商标侵权的真正源头,是法院审判工作的根本所在,而审理此案的法官两次拒绝对公章真伪进行司法鉴定、三次拒绝增加案件关键方时晋报关公司出庭,既不合乎情理也不符合法理。

领导人说,当前,司法领域存在的主要问题是,司法不公、司法公信力不高问题十分突出,一些司法人员作风不正、办案不廉,办金钱案、关系案、人情案,“吃了原告吃被告”,等等。总领导强调指出,公正是法治的生命线;司法公正对社会公正具有重要引领作用,司法不公对社会公正具有致命破坏作用(见人民网北京2014年10月28日电,领导在十八届四中全会讲话)。

我们相信二审法院,定能牢记总领导的话语,纠正一审的错误,打击弄虚作假行为,对涉嫌假公章进行司法鉴定,并传唤案件关键第三方时晋报关公司出庭,弄清事实真相,查出商标侵权的真正源头。对于二审法院如何判决,我们对此案的进展进行跟踪报道。

原文:经济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