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南方法制网 > 社会 > 河南商丘:银行私改合同伪造证据企业被金融机构设坑

河南商丘:银行私改合同伪造证据企业被金融机构设坑

2021-06-05 11:00

原标题:河南商丘:银行私改合同伪造证据企业被金融机构设坑

被担保受损最高审判机构四巡庭糊涂僧判断糊涂案

最近,河南省濮阳市昆濮商贸有限公司(简称“昆濮公司”)老板杨志广向全国政法队伍教育整顿办公室实名举报省级审判机构四巡庭有关人员枉法裁判。

2013年5月27日,“昆濮公司”在河南商丘市夏邑县农信社,为河南华阳光电照明技术有限公司(简称“华阳光电”)在此银行的一亿元贷款提供了抵押担保。当日,“华阳光电”与夏邑县农信社签订了编号为(夏)农信借字[2013]第20130527001的借款合同,约定2015年5月27日借款到期。“昆濮公司”签订了编号为(夏)农信保字[2013]第20130527001号的贷款抵押合同,并且为这个借款提供了房产抵押担保。

随后,夏邑县农信社工作人员拿出5张连号借据(未署时间),要求“昆濮公司”在上面加盖公章和签名。当时,“昆濮公司”领导虽有疑问,但夏邑县农信社的工作人员说这是工作程序。“昆濮公司”人员因考虑到借款合同里有“借据是合同的组成部分”的约定内容,出于对金融工作人员的信任,也没有再多问,便按要求加盖了公章。

当年5月27号,夏邑县农信社到濮阳市房管局办理了抵押权证,夏邑县农信社成为了唯一抵押权人。

“昆濮公司”莫名被5家银行起诉

2015年9月,夏邑县农信社、虞城县农信社、永城市农信社、睢县农信社、民权县农信社(这5家农信社后来改制为农商银行,简称“5家银行”)向河南省商丘市中级审判机构提起诉讼,要求“华阳光电”偿还本息共计一亿多元,“昆濮公司”承担担保责任。

“昆濮公司”老板杨志广很是郁闷,好心为人担保,结果却落得个自己承担责任的结果。同时令杨志广十分不解的是,“昆濮公司”只为“华阳光电”在夏邑县农信社的一亿元借款提供了担保,与夏邑县农信社之外的4家农信社人员未曾谋面,从不认识,更别说签订担保合同了。那么,他们借给“华阳光电”的钱为什么要“昆濮公司”负责呢?

此案一审在商丘市中级审判机构进行,二审在河南省高级审判机构进行,再审由省级审判机构第四巡回法庭进行。经过艰难的调卷,查证,三级审理后,杨志广终于弄清了真相。

首先,有书面证据支持的是:2013年5月27号,“昆濮公司”为“华阳光电”在夏邑县农信社编号为(夏)农信借字[2013]第20130527001号的借款签订了房产抵押担保合同((夏)农信保字[2013]第20130527001号)后,时隔4天后的当年5月31日,“5家银行”又与“华阳光电”私下签订了社团借款合同(请注意,以上“昆濮公司”均不知情也无人不在场),这个所谓的社团借款合同,在一审庭审时甚至连签署日期都是空白的;神奇的是到了二审审判机构,又有了签署时间,时间为2013年5月31日。一审审判机构卷宗有人竟敢私下篡改,这真是秃子打伞——无法无天!

杨志广说,仅仅是这样的篡改还是小事,同时他又有惊人的发现——“昆濮公司”与夏邑县农信社签订的(夏)农信保字[2013]第20130527001号担保抵押合同也被篡改。首先是时间,银行把5月27日篡为5月31日,合同编号也随之改为(夏)农信保字[2013]第201305313001。“华阳光电”原来签署的借款合同时间编号也被改为5月31日,编号也随之改为(夏)农信借字[2013]第201305313001。夏邑县农信社的一份情况说明就从侧面印证了他们私改合约的事实。

随后,“5家银行”给“华阳光电”借款一亿元,分别是夏邑县农信社2400万元,虞城县农信社1600万元、永城市农信社3000万元、睢县农信社1600万元、民权县农信社1400万元,并于5月31日当天分别汇存入“华阳光电”在夏邑县农信社开设的银行账号和“华阳光电”的交易对象公司账号。

也就是说,这一个亿是以社团贷款的形式发放出去的。那么,这就意味着原来“华阳光电”编号为(夏)农信借字[2013]第20130527001号的借款合同根本没有履行,而“昆濮公司”签过字加盖过公章的编号为(夏)农信保字[2013]第20130527001号的担保抵押合同也没有履行。至于银行私自改动的编号为(夏)农信保字[2013]第201305313001,与在房管局存放的担保抵押合同编号、签署时间不一,就更无从谈起了。

诉讼中,银行拿出了“昆濮公司”5月27号加盖过公章的5张连号借据,声称这是“5家银行”分别出具的。事实真相则是这5张借据无论是从颜色、制式或者大小均一模一样,且呈连号状态。虽然时间被银行方面改写为5月31日,但却不能改变在5月27日由夏邑县农信社提供,当日加盖公章的事实。庭审中“5家银行”也无奈的承认,这些借据是由夏邑县农信社统一提供,“昆濮公司”先加盖了公章。然而,5张借据既然作为他们的重要证据,其中一张借据“5家银行”号称是虞城县农信社的,令人奇怪的是提供到一审审判机构的这张借据居然连虞城县农信社的公章也没有加盖。可是,到了二审审判机构,虞城县农信社的公章又神奇的出现在这张借据上。

案件连续翻转,省级审判机构四巡庭判决书多处错误

此案经过一审、终审、再审,虽然尘埃暂时落定,但省级审判机构四巡庭判决书中出现的多处错误令人锥心刺骨。商丘市中级审判机构一审判决“昆濮公司”败诉,河南省高级审判机构判终审判决“昆濮公司”胜诉,省级审判机构第四巡回法庭最后判决 “昆濮公司”败诉。四巡庭审理这起案件的审判长为包剑平,审判员为杜军和谢勇。

商丘市中级审判机构判决后,“昆濮公司”不服上诉至河南省高级审判机构。

河南省高级审判机构经过4次开庭审理查明:2013年5月27日“昆濮公司”为“华阳光电”在夏邑县农信社的贷款提供担保,夏邑县农信社拿着这份手续当日到濮阳市房管部门办理了他项权证。5月31日,“5家银行”又与“华阳光电”签订了一份社团借款合同,数额也是一亿元。虽然两份借款合同的借款人都是“华阳光电”,但贷款主体不一样。也就是说5月27日签订的是在夏邑县农信社借款一个亿,由“昆濮公司”提供抵押担保;而5月31日与“华阳光电”签订的社团借款一个亿,则是另外一个贷款主体,两份借款合同是相互独立的。

根据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农村合作金融机构社团贷款指印》第二十七条规定:“社团贷款的各成员社应共同与借款人、担保人签订社团贷款合同。社团贷款合同是借贷双方依法签订的单一贷款合同。社团贷款各有关当事人分别在贷款合同上签字、加盖单位印章后,社团贷款成立。”

河南省高级审判机构经过审理认为,虽然“昆濮公司”在5月27日签署了为“华阳光电”在夏邑县农信社借款1个亿的抵押担保,但实际上这笔借款并没有发生,鉴于“昆濮公司”在一审时曾表示愿意为夏邑县农信社的贷款担保,因此“昆濮公司”应为夏邑县农信社为“华阳光电”的2400万元贷款承担责任。

河南省高级审判机构的终审判决可谓清楚明了,体现了人民审判机构的担当;甚至在第4次开庭时,银行方面以及其律师自感理亏就不再出庭了。

历经四次庭审使杨志广彻底明白,让“昆濮公司”为“华阳光电”在夏邑县农信社贷款一个亿提供担保,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贷款骗局,一个请君入瓮的害人游戏。既然“昆濮公司”担保的那笔贷款没有履行,他们就不应当承担还款责任。杨志广说,他们在一审时表示愿意承担夏邑县农信社的2400万元,是因为那时候他们还没有调出来房管部门的抵押手续进行对比。那时候他们还不知道夏邑县农信社没有履行这个借款合同,现在终审已经查清楚了,他认为“昆濮公司”连夏邑县农信社这2400万元也不应当承担还款责任!

然而,如此清晰的案情,省级审判机构四巡庭居然判决支持了商丘中院的一审判决。四巡庭在判决书中竟然荒唐认定:两份借款合同虽然贷款主体不同,但实际上是同一笔债权;2013年5月31日,“5家银行”将一亿元资金归集于“华阳光电”在代理社夏邑县农信社的账号上,夏邑县农信社将款项分四次转入“华阳光电”和关联公司(北京圣富源科技有限公司 )银行账号,贷款已经完成。四巡庭据此,认定社团贷款成立。

杨志广说,四巡庭的这份判决书令人难以置信,因为它严重违背了合同法——担保合同是基于借款合同的从合同,“昆濮公司”5月27号签订的是为单一银行的借款担保,现在却要为5月31号多家银行私下与客户签订的社团贷款负责,走遍天下没听说过这个道理,法律更没这样的规定。是银行骗过了四巡庭,还是四巡庭负责人在为多家银行充当保护伞,杨志广不得而知。

通过比对,其中疑点就连小孩子都能分辨

其实,读者通过比对就会发现,“昆濮公司”提供担保的借款合同与“5家银行”以社团形式为“华阳光电”借款的合同是两份不同的合同,内容也不一致。其一,两份合同签订的时间不一致:借款合同签订于2013年5月27日,社团借款合同在一审庭审时签署日期为空白,在送到二审审判机构途中添加了签署时间为2013年5月31日。其二,合同编号不一致:借款合同编号为20130527001(后改为201305313001),社团借款合同没有编号。其三,借款期限与还款期限不一致:借款合同约定的借款、还款期限为2013年5月27日至2015年5月27日;社团借款合同借款、还款期限在一审庭审时是空白,在送到二审审判机构途中添加为2013年5月31日至2015年5月31日。其四,借款罚息约定不一致:借款合同约定逾期还款罚息按原借款利率基础上加收50%,挪用贷款罚息按原借款利率基础上加收100%;社团借款合同没有约定罚息。其五,保证担保约定不一致,借款合同约定由“昆濮公司”提供抵押担保,社团借款合同没有约定保证人和抵押物。其六,贷款主体不一致:借款合同放款人是夏邑县农信社,社团借款合同是“5家银行”。

这些不一致就是小孩子从字面上也能够一眼看清楚,而四巡庭的负责人却看不出来。真不知道四巡庭的负责人是没有专业水平呢,还是在为“5家银行”站台,故意让“昆濮公司”顶缸!

“昆濮公司”的合法权益能否得到保护,四巡庭这个令人匪夷所思的判决能否被依法纠正,潜藏在银行内部的腐败分子能否被揪出,媒体将持续关注。

原文:中法网